健康分享

網誌園地


1

醫療新領域:遊走油尖旺  (胡志遠醫生)(刊登於 AM730)

2019年03月07日

除了中大醫院營運總監的職務外,我仍然兼顧醫學院的教學和臨床工作,很多同事和學生都好奇地問:「胡教授,你現在的辦公室在哪裡?」而我的答案往往讓他們更加迷惑:「在港鐵裡。」 新崗位的首個工作,是籌備位於...

除了中大醫院營運總監的職務外,我仍然兼顧醫學院的教學和臨床工作,很多同事和學生都好奇地問:「胡教授,你現在的辦公室在哪裡?」而我的答案往往讓他們更加迷惑:「在港鐵裡。」
 

新崗位的首個工作,是籌備位於市區的門診醫療中心。當中首要任務是和私人執業的同道建立合作夥伴關係。這不單為診所建立醫生團隊,也為將來中大醫院組織醫生合作網絡累積經驗。


短短半年,我拜會了數十位私家醫生,向他們請教私營醫療的經驗。這些醫生離開公營機構轉為私人執業,都有不同的原因。當中不少是因為工作環境和制度問題而離開。但他們對現時公營醫療系統的挑戰,還是非常關心的。當中不乏熱心的同道中人,在了解中大醫院的理念和策略之餘,也樂於和我分享他們的真知灼見。對我這個「半途出家」的大學醫生來說,無論是多年好友、昔日同袍,還是以前醫學院的學生,一律成為為我指點迷津的「師父」,讓我獲益良多。


就是這樣,每星期不下數次,我會從沙田「南下」到中環、尖沙咀、旺角等私家醫生集中地。港鐵也差不多成為我的流動辦公室。我有一半的電郵都在車廂裏「解決」,電話會議當然也少不了。如果你在港鐵發現一個不停講電話,和醫生談合作的「西裝友」,那個可能就是我了。


在私營醫療系統裡,無論是專業技能、服務經驗、營運效益等,都是香港珍貴的社會資本。怎樣善用這些社會資本,加強私家醫生在醫療改革中的貢獻,是中大醫院的工作。而聆聽、尊重和合作精神,就是實踐的關鍵。

閱讀更多
CUMC_Long Standing Problem of Manpower Shortage

醫療新領域:醫護人手不足老問題  (馮康醫生)(刊登於 AM730)

2019年02月21日

農曆新年之前,公立醫院的護士和醫生先後集會表達不滿,公立醫院病人逼爆,醫護人手嚴重不足,導致士氣低落,怨氣熏天。屈指計算,過去10年,醫生對醫療制度的抗議集會共4次,平均每兩、三年一次,成為我們醫療系統...

農曆新年之前,公立醫院的護士和醫生先後集會表達不滿,公立醫院病人逼爆,醫護人手嚴重不足,導致士氣低落,怨氣熏天。屈指計算,過去10年,醫生對醫療制度的抗議集會共4次,平均每兩、三年一次,成為我們醫療系統的老問題!

每一次醫護人員集體抗議,政府的解決方法是增撥資源。這一次是5億元!但增撥的資源像杯水車薪,潑出去後,不知道流到哪裡,救了甚麼火。老問題始終沒有解決,更且隨著人口老化,每況愈下。

解決老問題不能靠老方法,需要新思維、新創見、新辦法。我們的醫生護士其實很有研究創新能力,看看我的老同學袁國勇教授,他領導的團隊研發出可以抑制多種病毒的新藥,為傳染病防治帶來新的希望;看看較年輕的後起之秀趙偉仁教授,在醫療機械人及微創科技的創新叫人驚喜。可是,這些智慧都未能轉化成為解決醫療問題的力量。

大抵上,醫療創新有三個主要領域:第一,是醫學科技;第二,是資訊科技;第三,是體制運作。三個領域的結合,無論在外國或內地,已經帶來許多創新與突破,使醫療服務更能達到保障人口健康、改善病人體驗、減低財務負擔的三大目標。我們在香港,反而顯得處處墨守成規,故步自封。

是甚麼把我們漿住了?

閱讀更多
CUMC

醫療新領域:整裝待發  (胡志遠醫生)(刊登於 AM730)

2019年01月24日

中文大學本著為香港建立一個可持續發展的醫療服務的使命,成立一個以商業營運模式運作的非牟利私家醫院,箇中的挑戰可想而知。面對日漸嚴峻的醫療服務問題,單以一間小醫院之力,實在是微不足道。我們需要擬定周詳...

中文大學本著為香港建立一個可持續發展的醫療服務的使命,成立一個以商業營運模式運作的非牟利私家醫院,箇中的挑戰可想而知。面對日漸嚴峻的醫療服務問題,單以一間小醫院之力,實在是微不足道。我們需要擬定周詳的策略,和志同道合的夥伴合作,才能推動改革。在市區先成立社區門診醫療中心,正是當中的重要一步。

 

在市區先成立社區門診醫療中心,為市區的病人提供了很大的便利。除此之外,社區門診醫療中心也為中大醫學院建立一個尖端醫療科技的社區服務平台,更為我們和在私營系統服務的同道提供一個合作平台。為回應未來將大幅增加的醫療服務需求,例如慢性疾病、老年健康問題、個人化醫療等,發展一些具前瞻性的創新服務計劃是必須的,以迎接未來醫療發展的挑戰。

 

我很榮幸得到馮康醫生和大學的信任,「半途出家」擔任中大醫院的營運總監。中文大學學生會會歌中,有「開了山,闢了地,我們的神聖工作是拓荒」這一句歌詞。這句歌詞正是我現在工作的寫照。為了當這個「拓荒者」,我先後卸下了中大醫學院副院長和環球醫學領袖培訓專修組別主任的職務。但我在收拾行裝,向拓荒的羊腸小徑上路時,還是帶了三條「能量棒」:每星期在威爾斯親王醫院的臨床教學、繼續照顧我的腸胃病人和中文大學逸夫書院副院長的工作。這三條能量棒,正是我力量和創意的泉源,讓我在創建一所肩負社會使命的卓越大學醫院的路途上奮進。

閱讀更多
CUMC

醫療新領域:人口老齡化的挑戰  (馮康醫生)(刊登於 AM730)

2019年01月10日

由今天開始,我和胡志遠教授每兩星期就會在本欄和讀者分享醫療新領域,以及這些新領域對大家健康的影響。 多年來,我和胡教授都有個共同的夢想,就是要推動醫學及醫療服務上的創新,改善醫療系統的效率,加強...

由今天開始,我和胡志遠教授每兩星期就會在本欄和讀者分享醫療新領域,以及這些新領域對大家健康的影響。

 

多年來,我和胡教授都有個共同的夢想,就是要推動醫學及醫療服務上的創新,改善醫療系統的效率,加強診治的成效,促進每一個人的健康。

 

大家都知道香港面對嚴重的人口老齡化問題。20年後,我們65歲以上的人口佔總人口百分之三十。我和胡教授都是其中一員!我研究醫療政策,長期看著人口預測的數字,不知不覺自己變成為老齡人口的一部分。


人口老齡化對社會的確帶來嚴重挑戰。看著日本因老齡化導致經濟長期呆滯,是我們的前車之鑑。公立醫院現時擠滿老齡病人,內科病房中,70歲的病人已經屬於年輕了,很多病人都八、九十歲。骨科羅尚尉醫生不久前在Facebook慨嘆:「巡房時發覺很多患骨折的老人家都是九十、一百歲的年紀,陪她們來的子女都70歲了!」


香港是全世界人均壽命最長的地方,2016年女性的預期壽命是87.3歲,男性是81.3歲。伴隨著人口老齡化是慢性病的增加,醫管局估計未來10年,糖尿病、高血壓、冠心病、中風等比較普遍的慢性病增長率會在百分之四十到五十左右,還沒算認知障礙症!我們長壽,但可以活得好一點、健康一點嗎?

 

面對這些挑戰,需要新思維、新系統、新知識、新科技、新方法。這些都是醫療新領域的範疇。

閱讀更多